2011年9月5日 星期一

野田佳彥 「泥鰍」首相的過去與前程

[am730] 野田佳彥 「泥鰍」首相的過去與前程

原文刊於2011年9月5日

菅直人還是頂不住了,本來以為他可以做長一點,但奈何一場地震引發的核危機,將他狠狠摔了下來。接任的野田佳彥絕非大熱,但他成為首相,卻將大家的目光引向了「松下政經塾」。香港人對松下政經塾並不熟悉,這所為培養日本政治人才的學校,由松下幸之助(Panasonic的創辦人)出資,於1979年成立。這所學校收生甚為嚴格,每年只收約10人,學生要接受為期3年的政治學及經濟學的教育。

當然,名校出身,不代表可以長坐在首相之位。除了核事故的善後之外,經濟不振以及與各種外交問題,都令人頭疼。雖然有人認為野田是鷹派代表,但今天日本內政瘡痍滿目,他的所有精力肯定會放在內政,外交的政策,相信不會有太大調整。且看這位「松下政經塾」的校友,是否能學以致用,振興日本以及母校名聲!策劃︰沈旭暉、甘文鋒@Roundtable、圖:美聯社、路透社


野田佳彥:不想變金魚

伍岳泰@Roundtable

「泥鰍想學金魚也沒用,我也不想變成金魚」-野田佳彥在競選時,說出了這句話,諷刺自己身形肥胖矮小,樣子亦不討好。的確,與對手前原誠司相比,外形完全比下去。不過,沒有型男樣子,還可靠務實、穩重的做事方式,殺出一條血路。結果,他做到了,由一條泥鰍,搖身一變,成為日本新的領導人。

野田佳彥出生於一個農民家庭,後來他的父親加入自衛隊,更升職為自衛官。所以他一直在軍人的家庭下長大,影響了他的想法。1980年,野田從早稻田大學的政治經濟學部畢業。起初,他是想當一名記者,所以決定進入「松下政經塾」。「松下政經塾」,素有「日本政治家搖籃」之稱,以培訓政治、經濟人才為己任,在政壇的影響力巨大。曾經在這裏就讀的政客多不勝數,較有名的是前外相前原誠司。


從縣議員到眾議員

1985年,野田佳彥從「政經塾」畢業。不過,他沒有跑去當記者,反而在兩年內,轉了多份職業:包括家庭教師、煤氣查表員、消防員......這完全和媒體、政治沾不上關係。直到1987年,他首次披甲上陣,參選千葉縣議員選舉,結果凱旋而歸,並成為日本史上,最年輕的縣議員,可說是後生可畏。

與古今中外的政治家相比,他的政途尚算平坦,但當中仍有挫敗。1992年,野田創立了日本新黨,一年後以副黨代表,當上了國會眾議院議員。在1993至1994年間,日本當時籌組聯合政府,新黨亦是成員之一。不過,在短短數個月,因各黨互有爭論,結果不足一年內,換了兩任首相,這亦是促成新黨瓦解的原因。

挫敗再戰 終當財政大臣

1996年,他再次競選眾議員,可惜這次不幸落敗。同時,他有份建立的新進黨,在小澤一郎的領導下,與民主黨合併。順埋成章,野田成為民主黨黨員,並在2000年再披甲上陣,結果今次又贏回議席。

2009年,民主黨奪權,鳩山由紀夫上台。他銳意改革日本經濟,看上了從政治經濟學部畢業的野田,邀請他進入內閣,擔任財務副大臣一職。鳩山下台後,本以為他的仕途從此幻滅。不過,在菅直人主政時期,他卻應邀入閣,「坐正」成為正式的財務大臣,仕途更上一層樓。


民主鷹派 對華強硬

野田佳彥當選首相,許多人都將焦點放在他的政治取向、外交策略,尤其是與中國的關係。若說前幾任民主黨首相是「鴿派」-即立場親華,那麼野田佳彥必屬「鷹派」-對華態度強硬、堅持擁有釣魚台主權等等。早在2005年,小泉純一郎執政之時,野田曾經指出,根據日本法律,甲級戰犯並非戰犯,並批評有人以「參拜戰犯」為由,禁止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是毫無邏輯的說法。由此觀之,他的外交立場與自民黨相近,皆屬右傾。

事實上,野田佳彥抱有這種意識形態,一方面是與他成長背景有關。而「松下政經塾」亦是背後的主因。該校的課程強調日本的傳統文化,近年亦趨向軍事化,要求學生親身體驗自衛隊的生活。這些訓練方式培訓的精英,大多傾向保守強硬,並持「國家利益大於一切」的理念。所以,野田佳彥在釣魚台問題上,立場強硬、右傾,其實不無原因。

執筆之時,剛有報道指新內閣的支持率超過六成,比香港特區的管治班子還要高。然而,日本國內有不少分析指,野田難以逃避近年日本首相「短命」的命運,相信不足一年內會下台。望望他手上要處理的問題:核事故善後工作、日圓高企、經濟復甦等等,一看就知全是燙手山芋,稍有差池,隨時下台收場,大有機會變回一條毫不起眼的泥鰍。



當換黨換相成為習慣


馮南樓@Roundtable

東洋換相,不是華文傳媒眼中的鷹派前原誠司,也非能操流利國語的海江田萬里,而是名不經傳的野田佳彥。媒體一時捉不到要點,只好重提他過往對靖國神社的意見,將他標籤為反華派。眼界止於此,未免狹隘、悲哀。

值得探討的是,並非名門望族出身的野田佳彥上台,將略為改變民主黨、日本國內的政治生態,而是這些轉變卻又可以穩固該島國多年來的外交路線。


「松下校友會」崛起

民主黨跟執政多年的自民黨一樣,同樣派閥林立,由不同時期退出自民黨,以小澤一郎為首的一派勢力最為強大,其餘還包括一些中間偏右小組,至於來自社會黨、社會民主黨的左傾派系力量較弱。2000年起,民主黨由過去「自民黨退黨黨員俱樂部」的形象,轉變為有影響力的反對黨。過程中,小澤一郎呼風喚雨,地位舉足輕重。就算民主黨執政後,不論是鳩山由紀夫、菅直人上台下台,他都在幕後發功。

不過,這次黨領袖選舉卻改變以上形勢。第一輪選舉,得到小澤、鳩山支持的海江田萬里雖然勝出,但因未過半數而需要第二輪投票。結果,海江田敗於野田。除了畢業於名校早稻田大學外,野田佳彥的另一個身份更值得留意。他是松下政經塾的首屆畢業生,而該學院的校友在民主黨組成以野田為首的花齊會派系,另一著名校友是首輪選舉落敗的前外相前原誠司。野田佳彥今次之所以能夠勝出,很大程度是前原在落選後呼籲支持者改投野田。所以,一方面有人將海江田萬里落敗,解讀為「反小澤派」的勝利,但也不能忽略黨內的松下政經塾勢力逐漸成形。從數據看,來自該院校的民主黨眾議院議員人數在過去幾屆選舉不斷增加。自民黨雖有同樣情況,但松下政經塾畢業生大多加入當年的反對黨,其校友勢力將在日本政壇佔一席位。

但必需強調,「松下校友會」的出現,並不是取代「自民黨退黨黨員俱樂部」,而只是民主黨內又一勢力興起,派閥政治也沒有消失。


確立中間偏左路線

要了解野田佳彥治國政策,先要回顧前首相鳩山由紀夫的政績。外界過往只關注他的外交、政治獻金醜聞,對其上任短短一年多的政策並不多提。

民主黨經濟立場雖與自民黨接近,同樣信奉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但鳩山治下,日本福利制度已作改變。醫療、房屋、教育都增加形形色色的津貼、補助。只不過,政策不是一時三刻就有效果,即時出現的卻是財赤變得更嚴重。

「錢從何來?」的老問題又來了。在多名民主黨候選人之中,野田佳彥最突出的就是提出加稅,更具體建議包括將銷售稅在五年內倍增。稅制改革當然得到黨內保守派批評,但若然成功,而又維持鳩山當年展開的福利政策,野田無疑將民主黨在政治光譜上推往左一些。經濟上,自民黨的右與民主黨的左就對立得更為鮮明。野田不會也不能一下子將日本變為北歐的福利國家,但日本兩大黨自始在經濟政策上有兩種不同理念,兩黨政治將更為成熟。


繼續「吉田主義」

民主黨執政,對日本外交有何影響?在二戰後建立的世界秩序並未崩潰時,這其實是個偽議題,但也可從鳩山由紀夫與菅直人過去兩年歷史推測。

鳩山提出深受華人社會熱烈討論的東亞共同體(East Asian Community,EAC),筆者當年已撰文指種種原因令成事機會不高,結果至今已沒有人再提。至於他提出美日兩國關係應為平等,也是不了了之。菅直人則略為強硬,但處理釣魚台手法也是蒙混過關,沒有「依法處理」,而俄羅斯總統仍舊能巡視他們聲稱有主權的北方四島。

野田佳彥上台後,日本外交政策能走出兩位前任首相的框框嗎?先不說他的施政重點是振興經濟與災後重建,而是兩位前任已試圖微調日本外交方向,但只是擺出姿勢,沒有行動也已遭美俄兩國回應,維持現狀。

日本外交政策在二戰後奉行吉田主義(Yoshida Doctrine),即是將經濟發展放在首位,國際上不當出頭鳥。美日安保條約、主張和平的憲法第九條仍然生效,日本外交就不會有任何原則性轉變。事實上,頻換首相與政黨輪替只會加強說明誰當首相與其外交方向關係微乎其微。正如AKB48內有Team A、Team B等,誰當隊長仍是AKB48,只是舞台上已不再是Morning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